專訪CEO王琛:引潮流這件事,其實也不難

發布時間:2017-06-18 00:00:00 點擊:3169

來源:中國電影報


都說近幾年青春片火,但哪部最火?80%人的答案是——《致青春》。


的確,《致青春》不但斬獲7億票房,更重要的是,它引領了這股青春片的熱潮。“引領潮流”,在跟風創作仍大行其道的當下,這四個字顯得有些“奢侈”。但在《致青春》出品方華視影視(現華視娛樂)CEO王琛看來,越是奢侈的東西,就越是華視影視的追求。如果不久后,各種穿越愛情片紛紛立項,業界也沒必要大驚小怪。因為在華視影視的片單中,有一部電影叫《新步步驚心》。


理性是基礎,但需要那么一點沖動


進入電影圈的金融界人士有很多,王琛只是其中的一員。她稱金融人都是“執行控”、“嚴謹控”、“理性控”,會計算很多數據,也會嚴格按照計劃表做事。


“人均GDP超過3000美元,文化消費會快速增長;接近或者超過5000美元時,文化消費則會井噴;當電影院終端以每年20%、30%速度增長的時候,也必然會引起電影市場的突飛猛進;中國經濟在世界占據越來越重要的地位,文化突破口會自然產生,中國電影必然會打破本土化壁壘,走向全世界。”所有的這些“外因”都在為電影市場的崛起做鋪墊。


這是王琛進入電影界時很理性的想法。但接觸電影之后,這位在香港工作期間看遍電影,大學時還是話劇隊一員的金融人,內心的感性與沖動,逐漸被激發出來。“我始終相信,任何事情不能僅靠沖動或僅靠理性思考就能辦得到。即便是手表這樣的精密儀器,設計者也一定在產品上融匯了自己哪怕一點點的‘熱血沸騰’。”王琛說。


正因此,華視影視選擇項目的風格也是如此,除了對項目的市場分析外,還要看自己是否有把這個故事講給2000萬人聽的沖動。“《致青春》就是這樣,”王琛說。每一個人都能找到自己青春期的遺憾,也都能從主角逐步走出遺憾的故事里面獲得力量。


投放市場后,《致青春》找到了與觀眾的共鳴,也讓觀眾在內心向著自己逝去的青春大喊了三聲“我想你”。王琛談到,華視影視做《致青春》,是在創新和學習的過程中,找到了讓作品落地的方式,把所有的“靈光一閃”,變成了落地的結果。
同一個時空里的情情愛愛,都講透了。


“我是個沒有少女心的人。”84年出生的王琛這樣評價自己。但看到《新步步驚心》的劇本時,她跑到墻角,邊笑邊哭。這還是她所說的“沖動”。


“今天的生活里我們常常聽到情侶說,我愿意為了愛情放棄一切,但是‘一切’是個模糊的概念。當你面前真的有兩個選擇,嫁給一個人成為皇后,嫁給另一個人生死未卜,你會真的怎么選擇?這是一種非常撕心裂肺又異常迷人的愛情謎題,這是在同一個時空里不能講述的愛情。”


談到為什么拍“穿越”題材,王琛闡述完感性的理由后,又恢復了金融人的理智。


“現在好萊塢的科幻片、愛情片、青春片都有穿越元素,穿越能帶來預知未來的超能力和修正歷史、消除遺憾的愉快感,有很多標新立異的地方能帶給觀眾滿足感。主流觀影群體一定對它很感興趣。”


王琛的信心是有依據的。從2011年9月首次播出開始,劇版《步步驚心》收視一路飄紅,2011年底,華視影視就購買了其電影改編版權開始籌備。


那么問題又來了,四年過去了,這個IP的熱度減弱了怎么辦?王琛也坦言IP熱度很重要,但對于穿越電影和“步步驚心”這個品牌來說,“值得想好了再做。”


在“想好了”的概念中,創新二字是不可或缺的。《新步步驚心》不惡搞,不戲謔,與劇版相比,加大了故事的可看性和精彩度,也請了清史專家把脈,增強電影的嚴謹度。用王琛的話說,“它更像是一個精致的童話愛情故事。”


跳出青春片的格局做青春片


除去《新步步驚心》,華視今年的重點項目還有《六弄咖啡館》、和《第三種愛情》。在華視看來,每個項目都有可能是引領潮流的潛力股。


《六弄咖啡館》這部跳出傳統青春片格局拍攝的青春片,是海峽兩岸三地青年人共同致敬青春的影片。“青春泥濘,人生不染”,這句話道出了影片的主題。王琛說,你總有這樣一個小伙伴,小時候一起玩泥巴,但隨后的人生卻完全不同。“這就是‘六弄’的主旨和超越所在,我們把青春放在了更寬泛的格局中。”


《第三種愛情》是一部愛情片。王琛解讀稱,有一種愛情在電影里:很美,不真實;第二種在現實中:很真實,但沒那么美。第三種愛情:既美又真實,但美得讓你心碎。這部電影結合了亞洲頂級制作力量,相信能打開國內愛情片的票房想象空間。


王琛說,“愛情片的感動可以源自愛情最真實的力量。”她還透露,該片將是劉亦菲走下“仙女神壇”的作品,后者將在片中飾演一位離婚女律師。


別讓IP擁有者對電影失望


看華視影視的項目,基本都是知名IP改編的作品,王琛還透露,江南的著名小說《上海堡壘》、《龍族》以及唐家三少的暢銷系列《斗羅大陸》,以及動畫形象阿貍的大電影也在籌備之中。


電影和IP,究竟是怎樣一種關系,是誰成就了誰?當記者拋出這個話題時,王琛嚴肅地說,電影千萬不要消耗IP(知識產權)。如果特別好的小說、動畫、神話都被電影人拍“爛”了,不會再有人把自己的IP給電影公司改編;相反,如果每一個知識產權的擁有者,都通過和電影行業的合作,讓自己擁有的知識產權升值,自然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知識產權愿意流入電影行業。


這就是她所強調的“心態”。王琛給記者打了個比方,投資電影時,如果抱著買彩票的心態,總想著以小博大,成功幾率會非常小。


“我相信高投入、高回報,相信聰明人下笨功夫。”王琛如是說。


《致青春》后,華視影視屢有作品問世。今年春節播出的電視劇《平凡的世界》從劇本創作到播出,打磨了整整7年。一經播出就獲得不少好評,還獲得了習大大的“點贊”。而即將面世的電影《新步步驚心》也是打磨了4年。對此,王琛表示,“我特別相信慢工出細活,《平凡的世界》獲得了習大大的點贊,這是意外的收獲。如果我們刻意跟風,去迎合這個風向,一定趕不上。華視影視做一個事情,都會事先想好。其實追趕潮流是個很難的事情,反而可能一直都趕不上,而認真下苦功,創造一個潮流,倒是能讓我們站在最前端”


談到未來IP改編的走勢,她認為青春片仍是受眾很廣的類型。“不管你在幾線城市,出生在哪,性別如何,收入如何,甚至一個人可能沒有愛情,但一定有青春。”



×
×
斯诺克